当前位置:南风彻>都市言情>捡的小可爱是超危级> 第十三章 哥哥选我!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十三章 哥哥选我! (1 / 4)

意识昏沉,眼帘沉重,仿佛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爬满了身体,明闻下意识偏过脸,脸颊蹭过一片微凉。

那样的凉意让他想起了童年时,松雪江退潮,父母牵着他的手,带他到江边抓小螃蟹。

“小闻……小闻!过来!”

小明闻提着红色的小桶,在江边啪嗒啪嗒乱跑,冰凉凉的江水拂过脚面,卷走了烦人的沙砾。

听到母亲喊自己,小明闻踩着水花,飞快跑了过去。

江风吹动微卷的发梢,年轻女子扬起脸庞:“第一只螃蟹,我赢了!”

她的掌心里,躺着一只少了蟹钳的小螃蟹。

小明闻:“它没有爪子……”

“哼哼。”

年轻女子一笑,双手合拢。

她再移开手时,掌心里,那只螃蟹长出了新的蟹钳。

小明闻惊奇地睁大了圆亮亮的眼睛,旁边传来一声轻咳,不远处,短袖短裤的男人一脸无奈地望着他们。

“晓曦。”

“好吧,好吧,我知道。”年轻女子做了个鬼脸,将螃蟹丢进小明闻的桶里,“忘了这件事吧,小闻,刚才什么都没发生,不准和别人说哦。”

小明闻一声不吭。

年轻女子:“回去给你买棉花糖!”

小明闻立刻小鸡啄米地点头,大声说:“我忘记了!”

男人更无奈了,女子得意地冲他比了个耶,摸摸小明闻脑袋:“玩去吧。”

小明闻开心地沿着江边跑来跑去,没过多久,也找到一只趴在石头上的螃蟹。

螃蟹一动不动,小明闻伸手戳戳,发现它死掉了。

他有些失落,想起了妈妈刚才的动作,捡起这只小螃蟹,缓缓合拢了双手。

……

大脑刺痛,时间久远的梦境,骤然破碎。

明闻睁开眼睛,还有些模糊的视线里似乎晃过一些黑漆漆的触手……很快,那种被黏稠湿凉的东西缠满全身的异样感消失了。

依然是昏暗的地下空间,他的周围什么都没有,只有胸口上,趴着一只软乎乎的小黑球。

【哥哥】

见明闻醒来,小黑球蠕动到他的衣领边,黏糊糊地贴上他的锁骨。

明闻回神,把这只小糯米团提溜起来:“暂时不准贴贴。”

小黑球:“?”

细细的触手抬高,想要勾住明闻手指。

明闻:“爪子也不准贴贴。”

被提溜在半空的小黑球顿时很委屈的样子,用触手比了个问号。

明闻:“你还没有洗澡。”

小黑球呆了一下,明闻的耳边随之响起有点小幽怨的少年音:【我很干净……】

【触手……很多……不是刚才的……】

明闻:“你的意思是,你有很多触手,吃东西的触手和碰我的触手是分开的。”

小黑球飞快点头,触手比比划划,在明闻指尖扭来扭去,似乎很想黏住他。

明闻晃晃这只圆滚滚的小污染物,让它落到自己掌心。

冰凉凉的触手缠住指节,似曾相识的触感,明闻若有所思。

戳戳小黑球:“我睡过去的时候,你是不是变回了本体?”

小黑球非常乖巧地窝着,摇摇脑袋,表示没有。

明闻:是吗?

不过刚才,他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意识,是这只小污染物一直守着他。

明闻一下一下抚摸小黑球,意识回到了刚才的那个梦境。

他梦到自己很小的时候,梦到了父母依然清晰的脸庞。然而,关于梦中具体发生了什么,他已经记不清了。

似乎,接触了污染,他的记忆也会随之松动,想起一些遗失的东西。

明闻安静地坐了一会,将小黑球放到自己肩上,转过视线。

唐横刀孤零零地躺在地上,被他拾起。

锋锐的刀光掠过明闻眼眸,他握住唐刀刀柄,凝视雪白的刀锋,收刀入鞘。

——

西郊废墟,众人等到明闻归来,注意到他手中多出的那柄黑金唐刀,什么也没说。

因为回去的人数变多,他们通过郑贾斯的空间跳跃迅速移动了数公里的距离,来到一座机场——那里有方舟基地配备的专机。

登上飞机前,饶颂歌对柏非说:“现在我们要返回方舟基地,只要你不做什么额外的举动,基地就不会难为你。”

眼睛缠着布条,柏非安静地点了下头。

他确实什么都没做,之后一上飞机,就找了个角落睡了过去。

少年的侧脸清秀,如果不是刚从那个恐怖的幻境里逃脱,众人还真会以为他只是个人畜无害的幸存者。

“看来基地是要保住他了。”薛城壁拧开一瓶可乐,“毕竟是个s,享有最高待遇。”

饶颂歌毫无兴趣地拒绝了那瓶蓝色的可乐,余光瞥见郑贾斯嘿嘿笑着向明闻走去,一把将他摁到柏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